纸片人三生

旧号@三生犬,微博@纸片人三生
旧文全部在旧号,微博。

摸鱼,同系列,磷砂和前后辈组(锆黄)

  “我错了!真的很抱歉!”
  双手合十,少年大声道歉。
  “和我说没用,请出门去找辰砂姐。”
  对面,吉鲁空抬了抬眼镜架,瞄了眼头发乱糟糟的法斯,低头继续打字——对于室友的突发奇想她早就见怪不怪了。
  “吉鲁空——哥哥!”法斯哀嚎一声,趴在桌子上叹息。
  “你最有办法了,你一定没问题的,你帮帮我吧……”
  “业务范围不包括情侣复合——话说你们还不是情侣吧……”
  “一击命中!”做捂心状,法斯法菲莱特抽泣道,“怎样都好啦我不想单身一辈子。”
  “重点在这里的话还是继续单着吧。”
  “主要是非辰砂不可……”
  “哦。”
  “哥你真冷淡,我们明明是一起长大的,有了老婆忘了兄弟大概说的就是你。”
  吉鲁空咳嗽起来,抓起水杯猛灌一口。
  “我单身谢谢。”
  法斯吹了声口哨:“你在隐瞒些什么,我亲爱的吉鲁空。”
  她换了种声调,模仿道:“前辈,是我,我知道了,我也爱你。”
  “……”
  “我也想把亲吻前辈,但现在不可以。”
  “……”
  “前辈是我的全部。”
  “……”
  “吉鲁空,前辈是谁?”
  “你……”
  “我知道了!能叫你这种口气说话的是不是黄钻导师!”
  吉鲁空捏碎了水杯。
  请辰砂姐继续晾着你,谢谢。
  ——by:某颗隐婚的锆石。
  

磷砂,摸鱼

  “我喜欢你!”
  天台上,如宝石般耀眼的双眸凝视着对面的少年,法斯法菲莱特露出腼腆的笑容。
  “请和我交往!”
  她做出如下宣告,等待着对面少年的判决。
  然后——
  “卡,第一百零一次告白演练作废。”黑水晶面无表情地举起手臂,宣告再一次练习失败,“我不得不提醒你,第一百一十一次失败的话你还是单身一辈子吧。”
  “什么!太残忍了!”跌坐在地上,法斯拿起水杯大口喝水,“所以我究竟哪里做的有问题啦!”
  “你太刻意!不自然!哪有人表白连标点符号怎么停顿都考虑进去的!你当是什么——和机器人表白吗?!”
  “和辰砂。”
  “我知道我就是比喻——求你不要傻笑了放过单身狗!”
  苦恼地揉着额间,黑水晶第无数次拜托:“你直接去表白好不好。”
  “不好。”对面的少年朗声回答。
  “表白这种事情就直说好不好我求你了难不成未来你们上床都要找我做演练吗!”
  “才不会呢。”闻言少年耳根有点发红,“那可是辰砂,不会让你碰的。”
  “继续。”
  “继续什么?”
  “夸辰砂。”
  “她在我眼里每一寸都很美妙。”法斯法菲莱特诚恳道,“脸红也可爱,发脾气也可爱,转身走掉和走来的身影也很可爱,笑起来好看,哭起来也好看。”
  “你知道吗,我想弄哭她。”
  “我不想知道。”黑水晶扶额。
  “亲吻她,抚摸她,占有她——怎样都好,我想拥有辰砂。”
  “这样?”
  “这样!”
  “告诉你件事情。”对于少年感人肺腑的性骚扰似的言论,黑水晶冷笑道。
  “?”法斯微微弯头以示不解。
  “你想要亲吻抚摸占有弄哭的人在你身后——好我们恭喜你已经弄哭她了。”
  
  

超级棒的!

M/P:

【戴亚合同本初宣】
经历了半年的时间,终于要实现1000fo时与大家的约定了。

感谢一直以来的支持,真的让大家久等了!
小魔女学园戴亚合同本——《HOLD YOUR HANDS》,即将出炉,这次请来的guest是戴亚的初期画师hen桑
由于此条为初宣,仅为预热,详细信息将在不久后的终宣放出,敬请期待~

【磷砂】藏在角落的少年


●原作向设定
●无聊短小脑洞
●cp是磷与砂

  『你的话语曾是我每个孤独难忍的夜,游荡在世界边缘时唯一的光。』

  ————————————
  
  
  海浪声此起彼伏。
  藏匿在世界边缘的少年一如往昔地听着大海的歌——那是由风、海鸥以及细微的虫鸣所编织的不成调的歌。
  ——她大概是闲得无趣。
  在心中如此自嘲着,却没有睡去或者巡视黑夜。辰砂蜷缩在自己的洞穴里,描摹着那个具体又模糊的背影。
  具体到她睁着眼睛都能清晰地想起那个少年的一言一行,又模糊到她已记不清她的容颜。
  ——那是个怎样的少年呢?
  她曾听到某两个偶然经过的后生这样闲聊,诉说着她们眼中那个沉睡着的前辈。
  ——她应该是个强大的人,挥舞刀刃斩掉月人头颅时肆意又轻松。
  ——她应该是个执着的人,每一个夜里都眺望远方盘算着如何带回离开的友人。
  年轻的后生聊着她刻骨的爱与伤,却平常得好像讲述一个存在在梦里的人。
  也对,对新生的她们而言那确实是一个在梦中更为真实的存在。
  法斯法菲莱斯。
  她口中默念着这个名字,然后揉碎了吞进心脏。
  这说来也奇怪,宝石本是没有心的,可是身体里却有一块痛得厉害,仿佛被磨成了粉末又一点点粘好——等待,等待,等待到无路可退,等待到身心俱疲。
  每当这时她闭着眼睛——其实闭着眼睛与睁着眼睛都没有办法改变那种痛,只会让那身影更具体那声音更清晰。
  ——大海在唱歌。
  很久很久之前,她曾这样说过。
  那是两人罕见的相遇,寥寥几语便分别的相遇。
  ——辰砂,你听到了吗?
  那时候少年笑着问她,温柔的眼眸藏着深不见底的无名的感情。
  那些后生说对了一半,她想。
  那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少年确实强大又执着——可是她的强大不是在舞刀,而是在跌倒后的站起;她执着不是盘算,而是追随着目标时一次次的伸手。
  她总是闪闪发光,她曾是一尘不染。
  站在哪里哪里便有了光,再黑暗的角落也温暖又明亮。
  像太阳一样。
  然后日暮。
  在等待太阳再次升起的日子里,她一遍遍回忆,回忆到后来总是想起那一次次偶然的擦肩。
  擦肩而过时那一声声辰砂。
  那眼神就像记忆中的磨石,将她碾碎,碾碎了又用名叫法斯的粘合剂复原。然后重复,不曾停止。
  她偶尔也会想那是为什么,为什么那个年幼的孩子要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她,那眼神有着怎样的含义。
  ——是爱啊。
  很久之后,在她失去了腿与手臂,沉默地站在黑夜,看向她的眼神带着急躁与哀切时,她才明白过来。
  ——是爱啊。
  那温柔的笑容与笑容之后真挚的爱意,却再也看不到了。
  如她的头颅与黎明的光一般被天空夺走了。
  她掩面哭泣,哭泣之后却只是在一个个深夜数着时轮,等一个梦醒。
  哪怕物是人非。
  
  
  
  
  

产点粮,有什么想吃的吗

【冬日组】(安特库✘法斯)花与少年

花与少年

·ooc注意
·安特库✘法斯
·本篇使用原文设定“他”以及音译名称。
·第一人称叙述
·如果喜欢请留言

————————————————————————
法斯

在遥远又恍若昨日的过去。

我出生的时候。

被雕刻的精致容颜,脆弱的身体。

什么也不懂,走过长廊也跌跌撞撞。

如果再坚硬一点就好了。

偶尔会这么想。

“硬度是天生的也没有办法。”稍微比我大一点的吉鲁空有时会陪我学习。翻开书本的时候听到我叹息就出言安慰我。

“可三点五真的好低啊,再高一点点就好了……”我边读书边和吉鲁空闲聊着。

“这也不是说说就能行的啊。”

“我是大家中最低的了。”

“你还是最小——对了,你不是最低硬度的那个啊。”从书堆里抬起头,吉鲁空眨了眨眼睛,勾起了我的兴趣。

那时候新生的我对一切都倍感兴趣,特别是周遭的人与事。

因为过分贪玩又极脆弱的体质,除了老师之外最初熟悉起来的人就是露琪尔。

“跟我来。”

吉鲁空放下书,带着我穿过门廊走向宿舍。

“我知道有两个人硬度比你低,有一个你见不到,还有一个硬度只有3,因为身体原因负责冬日我们休眠之后的防守工作,平常都是液态的……”

他带着我走到以前从没到过的门前,说了声打扰了推开门。

“他叫安特库。”他说。

室内只有一个长方形水池与一角折叠好的衣服。

朝着光却一点也不暖和。

“小安特库……”

或许是他的低硬度提高了我对素未蒙面的他的好感,我下意识用了更亲昵的称呼,却没有得到回答。

“液体状态下没办法回复你啦。”

吉鲁空拍拍手,问我要不要去凑近点看。

我便跪坐到水箱一边,打量着他。

没有看出个所以然来。

可我还是坐在那里跟他说话,想着这是第一次见面便做了冗长的自我介绍。

“安特库可是很厉害的。”

吉鲁空一直听我做完自我介绍,叫我走时突然补充。

“别看他硬度只有3,冬天可是全靠他我们才能睡个好觉。”

“冬天啊……”

我还未经历冬天,但常听人提起。

据说冬天时候万物都是雪白色,太阳被遮蔽,一切都昏昏沉沉。

光听起来就叫人犯困。

小安特库真厉害。

我这样想着,看吉鲁空关上了门。

他们总觉得我脆弱,不叫我做可能碎裂的事情。

后来有一天老师带我出门玩耍,在草原的一角发现了一片花田。

我很喜欢。

“如果天气不晴朗,就经常出来转转吧。”

老师见我喜欢,便提议道。

“好啊!”

我自然答应下来,想了想又补充道:“我可以带上小安特库吗?我见他总是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不可以。”

老师摸着我的头闭上了眼睛。

“安特库他啊,春夏秋都只能保持液态。”

“诶?!”

老师的话吓了我一跳。

“只有冬天他能结晶。”

“那不是要一年在房间里待四分之三的日子。”

我一想到他液态的时候不能说话,也不能做别的事情,不能和大家一起就有些难过。

“是的。”

老师点点头,睁开眼睛露出了无奈的神色。

这可不行啊。

一直一个人的话,不能体会春夏与秋的话,不会太寂寞了吗?

太寂寞的话可是会死掉。

老师曾和我说过,无人欣赏的鲜花会独自枯萎。

小安特库就像鲜花一样。

“那我可以带回去一些花吗?带给他看。”

“可以。”

见老师应允,我便摘下一束鲜花,揣在怀里。

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他能够闻到花香,等冬天来临时看到它们。

将花束插在新做的花瓶里,我把花瓶放在了安特库脚边。

他一定能看见吧。

怀着这样的愉悦的心情,我度过了第一次休眠的冬日。

我起来的很晚,脑子乱糟糟忘了很多事情。

等想起来去问已经是春末了。

“老师!小安特库有看到花吗?他喜欢吗?”

老师揉了揉我的头,笑着说:“是的,他很喜欢。”

他很喜欢。

虽然不是听他亲口说出来,但依旧叫我无比开心。

那之后我常摘下花或者捡起漂亮的叶子与不知名的果实送给他,也会坐在他前边念我喜欢的故事给他。我常去看他,有时会想这个冬天便不再睡觉,可末了还是困倦得不行,只得一次次作罢。

再后来,我们便相见了。

某个清晨我们出门去海边,偶尔谈起过往我头一次认真问他。

——我一直以来送你的礼物你收到了吗?

他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等到了海边方才开口:“收到了,花很好看,故事很好听。”

我看着他的背影,再一次想起了很久之前一闪而过的想法。

小安特库就像花一样。

安特库

他醒来时有些头晕,穿好衣服后本想去找老师,却被花瓶绊了一跤。

“这是谁放在这里的?”他一边拼自己的腿,一边问赶来的老师。

花瓶里有一束枯萎的鲜花。

“抱歉啊。”老师忍不住笑了起来,“那是新出生的孩子放在那里的,他叫法斯。”

“他不知道花不能留到冬天吗是!”

“他大概是知道的,但他上次来时花还没有枯萎。”

“他为什么要放花在这里!”

“他说想让安特库看看花,因为冬天没有花。”

安特库愣住了。

半晌他俯下身捧起枯萎的花,嗅了嗅。

“告诉他,很好看,我很喜欢。”

【宝石之国】【磷砂】段子1

超短,所以不存在各种各样的内容,ooc注意,以上





“人总喜欢上美丽的事物。”她躺在草地上看星星,一只手却不安分的拉扯着身旁少年的衣角,偶尔还捏两下那薄薄布料下的手臂。

“嗯。”辰砂被他弄得有些烦躁,无奈应承着——他伸手想从某个得寸进尺的少年手里抢回衣服,却在触到少年的那一瞬间被握住了。

“美丽的事物就像天上的星星。”磷握着她的手,蹭得坐了起来。

“……”辰砂嘴角扯了扯。

“松手。”她说。

话是如此,实际上却是半分力气也不敢加,任她握着。

毕竟只是个三点五……

要是弄碎了就不好了……

磷像是看透了她的心思,更加得寸进尺的凑过来,吻了吻她的嘴角。

她头凑得很近,近到辰砂能闻到她身上那一股子不知名的花香。

“辰砂,你一是最美的那颗星。”

“……”

一会儿不见谁教她的这是……

“辰砂不喜欢这种说法吗?”见她一直不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磷嘟囔道,“明明小钻和我说这样百发百中……”

“……”

下次回去要和黑钻石说一声没收掉钻石那些写着有的没的内容的书。

“那我换种方式说,我爱——辰砂你脸红了。”

“……”

“我爱你。”

“啰嗦。”



【宝石之国,磷砂】一点点甜的脑洞,就是这样。
大概是很久之后大家都在的世界。

[宝石之国][磷砂]相关剧情梗概

磷砂(辰砂与磷)相关剧情梗概
为了方便大家总结了一下
漫画为准,涉及剧透,并不完整
大家一起来吃磷砂吧!(喂)
如需要使用请提前告知

磷三百岁。辰砂大一点,和钻石同年。
磷因为过于脆弱而不能参与讨伐月人,被安排去制作博物志。

第二话
磷从旁人那里听来了辰砂的名字决定去拜访辰砂。
相遇的同时与月人相遇。
辰砂救下磷。
告诉磷自己想被带到月亮上去。
磷和辰砂约定找到比守夜更有趣的工作给辰砂,让她等着自己不要去月亮上。

磷:“我想你帮我。”
辰:“我拒绝。”
磷:“我会找到比守夜更有趣的事情,别再说去月亮上了”
磷:“约定好了哦!”

大致上这样的对话。
事后磷和别的宝石说“我不希望她消失”
辰砂捡起了磷丢落的本子。

第六话
辰砂与钻石相遇,得知了磷被蜗牛吞下去消失一事。
虽然说着那家伙又麻烦又叫人讨厌,但在钻石说出“你被她表白过吧”这样的话立刻破功。
钻石离开后用水晶制作了磷模样的小人偶。
说:“再等等也无妨”

第十话
磷经历海底一事再海边与辰砂相遇。

磷:对不起。
磷:从明天开始我会更加努力,所以原谅我吧。
辰砂:不要。
磷:哈哈,因为你很强啊。
磷:想这么说
磷:因为你帮助我了嘛

第十一话
磷失去双腿。
博物志计划停止。

第十四话
磷参加月人讨伐,中途意外逃走,事后出门。
远处看着辰砂。
想着:现在,好像能说上话。

第二十话
冬天结束,失去了双手与友人的磷等待着大家的苏醒。
“总之,能帮我问问辰砂的情况吗?”
被这样委托了,但是失去了记忆的磷问道:
“辰砂……是谁?”

第二十一话
在友人的提醒下想起了辰砂。
说着“我真是相当糟糕啊”的磷,感到疲惫后离开了众人。
再次与辰砂相遇。

第二十二话
许久不见的二人再次相遇。
“你,你好……早上好”
“手也没了?”
“不,只是稍微转换一下心情……你……找工作的过程真是顺利啊——我只是心想难道是这样震惊的展开”
撒了谎的磷,看着辰砂低沉的表情有点语无伦次。
最后辰砂说:“我不知道”
走了。
磷笑着说:“哈哈哈,也是啊……”
在她离远后掩面。
“可恶——”

第二十七话
新的战役中与黑钻组队。
对老师起了疑心。
“不知不觉中想了不该想的”
这样想着再次与辰砂相遇了。

第二十八话
捡到了磷的鞋,特地前来归还的辰砂。
面对许久未见的她,磷吐露了心声。
“辰砂,我啊——觉得老师隐瞒着什么。”
却被告知“大家都知道,即便如此也选择信任老师。”
“你也是?”
“我?尚在判定中。”
留下“你将会怎么做?”这样的疑问,辰砂再次离开。
磷独自一个人,思考着自己的目标。
知道真相?
勇气?
——我最初的愿望是什么来着?
如此自我拷问。

第三十六话
知晓了老师的秘密,独自承担怎巨大压力并不断自我拷问的磷。
前去寻找了辰砂。
不过辰砂见到她就跑走了。
磷:“为啥逃跑啊!”
辰砂:“因为有不祥的预感!”
磷:“哪——哪有这种事!”
(这样说着把手变成了网状)
辰砂:“你就是想抓住我不是吗!”
磷:“就是想找你啊!”
磷:“你的工作!”
磷:“非你不可的工作!”
辰砂:“……”
辰砂:“那么乐趣呢?”
磷:“诶?”
辰砂:“乐趣这个条件被去除了。”
辰砂:『比在夜间巡逻,更让你开心,而且非你不可的工作,我绝对会找给你看的!』
光是回忆变露出了羞涩的神情。
辰砂:“你不是曾这样说过吗?”
磷(内心):我以前说过这样多余的话吗!
磷:“不,完全不开心的事情……”
磷:“是和我一起揭露老师与月人关系的工作……”
辰砂:“那还真是让人开心啊!”
带着抱歉的神色,磷像辰砂诉说着自己的迷茫——“我已经搞不清了,想要你一直在我身旁,听听你的判断……”
辰砂:“那然后呢?”
辰砂:“如果老师不原谅你怎么办”
磷:“……”
辰砂:“因为这样一点事就犹豫的话我无法帮你。”
磷:“果然。”
磷:“你十分慎重这一点很聪明,所以对我来说你是绝对必要的”
磷:“我会再来的。”
这样说着离去的磷,留辰砂独自一人在山崖上。
许久之后。
她说:
“如果只是要组队的的话……”
“没什么关系……”

第四十九话
一百零二年后,连头颅也一并失去了的磷,借着青金石的头醒来了。
却发现忘记了一件极其重要的事情。
“或许辰砂会有线索……”朋友偶然提到的名字。
“辰砂……”
叫她陷入了思索。
“不会又忘了吧?”
“我记得我记得我记得!”
一边反驳着一边思考,“得去见她啊……”这样决定了。
于是再次寻找了辰砂。
“猜猜我是谁?”
突然探出头的她吓了辰砂一跳。
“一个脑袋被拿走的大笨蛋。”
“答对了!”
离开洞穴来到外面。
磷:“从结论上说,我还是没能找到你来帮我的契机。”
辰砂:“脑袋被拿走都过了一百零二年了你还记得这事啊……”
磷:“你的事情我怎么会忘。”
磷:“我有你会帮我的预感。”
辰砂:“光有预感没用。”
磷:“我想知道一百零二年前我在海里时发生的事情,据说是你先找到我的。”
辰砂:“……”
辰砂:“你擅自被海浪冲到了我在的地方。”
接着简单讲了一下当年的事情。
最后,辰砂提议:“直接去问问老师吧。”
磷:“难度太高了吧”
辰砂:“……”
磷:“试试看吧。”
磷:“那我先走了……”
磷走后,辰砂看着她的背影想:马上就理解了我的话,是青金石的影响吗?

第五十二话
独自在海边想着,那家伙有得到想要答案吗的辰砂,突然出现的磷。
磷:“对你这样说也许很奇怪。”
磷:“我要到月亮上去。”
明白了许多事情的磷宣布了她的决定。
磷:“要一起吗?”
说着朝她伸出了手。
被吓了一跳的辰砂。
正慢慢抬起的手。
磷却收回了手。
磷:“虽然想这么说,但觉得太危险了,我先去看看吧,回来再借助你的慧眼。”
磷:“那么再见。”
磷未走远。
辰砂:“去了……再回?”
辰砂:“没有先例,太多不确定因素,无法预测……”
磷稍微扭过了头。
辰砂:“不要去!”
磷跑回来一点。
磷:“抱歉,风太大了我没听清。”
磷:“其实我想听听你的意见的,但是你一直一言不发我心里挺没底的,你刚刚说了什么啊?”
辰砂:“……”
辰砂:“路上小心。”

【有汉化部分相关结束】

[钻石组][钻石✘黑钻石] 无题

♢ooc注意
♢大概是钻石和圆粒金刚石最初的故事,黑钻石似乎也是可以的称呼,于是决定文章中使用黑钻石来称呼。(如有问题请指出)
♢漫画翻译里的称呼是哥哥与弟弟,所以这里沿用,当然姐弟组这么叫也是因为真的很可爱╰(˙ᗜ˙)੭━☆
♢随便写了写,会有后续的
♢补充说明大概是宝石会长高的,具体参照渣磷(不她好像没有参考价值),所以……就乱七八糟写了写
♢求科普帕帕拉琪雅是哪种宝石

无题

磷叶石从身后抱住她时她正和翡翠聊着最近频繁的月人来袭,猛不及防被抱住多少吓了一跳。

“啊!”她下意识喊道,却引来了不远处锆石与黑钻石的目光。

此时是个阳光明媚的午后,一部分伙伴出门巡逻,还剩下她们几个便聚在院子里闲聊或训练。黑钻石与锆石这对新生搭档正在努力磨合着适合度,见她突然一声尖叫便收了刀齐齐朝此望来。

“麻烦了。”罪魁祸首一看不远处居然还站着黑钻石,便蹭得躲在她身后,贼溜溜的朝那边望去。

“怎么这么突然?”笑眯眯地侧目看向许久不曾如此开玩笑的磷,她问道。

“喜欢小钻又怕黑钻石咯。”她言简意赅回复,嘴角也勾起一抹笑——此话倒是不假,虽说钻石从不曾因这些事情生气,倒不如说觉得磷叶石的举动非常孩子气且叫人怜爱,但磷叶石本人清楚知道黑钻石这位兄控的脾气——她若是看见了自己缠着钻石怕不是要捏爆手中的刀柄。

钻石似是明白了她的小心思,笑着点了点她的鼻尖,说着磷真可爱之类的话,却被急匆匆上前的黑钻石拉到了一旁。

黑钻石有时候觉得自己大概很讨厌钻石。

不过最近她觉得她讨厌磷叶石要多一点。

“还真是溺爱啊——”磷叶石用变调了的语气朝她吐舌头。
“小钻是我的才不让给你!”那个最年幼的孩子说着这样的话又一次扑上来抱住钻石。

钻石便笑着揉她的头发,一时间锆石的太狡猾了与金红石和黄钻石的笑声搞得她脑子乱糟糟。

握着刀柄的手正咯吱咯吱作响,头上突然传来别样的温暖。

她的哥哥正揉着她的头——“一人一次,公平公正。”这样说着,学磷叶石对她吐了吐舌头。

“知道了。”她咳嗽了两声,压下心中的别样情感。

“磷叶石你去别的地方闹!”又旋即转过头对磷叶石喊道。

“哇哦——最强来欺负最小了——呜呜。”装模作样的哭了几声,磷叶石很快收敛了笑。

“那我先告退了。”她挥了挥手,穿过拱门去执行任务。

“真辛苦啊。”微笑着告别磷叶石,钻石扭头和她说道。

明明你最辛苦——想到最近钻石不眠不休的研究,她颇为讽刺的想——却在说出口时咽回了肚子里。

这个没有自己强大的脆弱的“哥哥”总是喜欢承担与付出。

“今天就到这里吧。”她和锆石约了明天一起练习的时间,和金红石与黄钻石道别,拉着钻石的手便离开了。

“弟弟,慢一点。”大概是走的太快,身后的钻石有些跟不上她的速度。

她没有回话,却是不自觉放慢了脚步。

她想起很多年前她初次外务,仗着最强的体质不要命的进攻敌人,和她同组的钻石断了双手保护了她,以致她没有受到什么实际的伤害。

在归去的路上她走在前面,因为羞耻而奔跑着离去,事后听说钻石一直跟在她后边,叫着她的名字。
——明明自己可以保护她。

被称作最强的她这样想着,自那之后比谁都要努力顽强。

“都和你说了很多次不要让她这么闹……”回房间的路上黑钻石一脸不耐烦的碎碎念着,钻石跟在她身后听她念叨,全然没有放到心里去。

她也不反驳,看她前方那个步伐匆匆的人攥成拳的手掌,觉得很可爱。

“在我眼里弟弟也很可爱呢,和磷不分上下的可爱。”

“……”

黑钻石顿了顿,没有搭话。

待她们行至钻石卧室门口,她才小声开口。

“不要那么狡猾……”

“要进来吗?”钻石笑了笑,问自己耳根子发红的弟弟。

“……”

“一会会。”

黑钻石小声嘟囔。

钻石点开台灯,示意黑钻石坐到床上来。

她们随意聊着,关于周遭的变化与什么叫人糟心的事情。

“说到底还是磷!”叹了口气,黑钻石回忆起最近最糟心的事情,道。

“她很辛苦呢。”

“谁让她一天到晚想些有的没的。”

“明明小黑也很担心她。”

“小黑是什么称呼啦!”

猝不及防被用了不同的称呼,黑钻石吓了一跳。

钻石却趁她一瞬间的愣神躺在了她膝上。

“发现破绽~”这样说着的赖着不起来,想起了很久之前的事情。

“很久之前哪次冬眠,枕着黑钻石的膝呢。”

“两百二十七年前。”

“记得真清楚呢。”

黑钻石默默抬头看着天花板。

她们便这样沉默着。

“稍稍有点寂寞呢。”过了很久,她枕在她膝上,迷迷糊糊中道。

“……”黑钻石盯着她的眼睛,不语。

过了片刻她关掉了最后一盏灯,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睡去。